日本科學傢研發出男性避孕藥 可暫控精子功能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美性中文网亚洲色图_黄色做受一级片_澳门皇冠免费毛片

  外媒稱,日本大阪大學的科學傢在實驗鼠的精液當中發現瞭一種蛋白質,如果將其滅活,精子就會暫時喪失讓卵子受精的能力。

  西班牙《萬象》月刊發表題為《男用避孕用品》的文章。文章稱,在享受性愛歡愉之前,未來的伴侶或許會問對方:“是你吃避孕藥,還是我吃避孕藥?”就像現在的年輕人問對方去誰傢溫存一樣。之所以會出現新的問題,是因為以伊川正人教授為領導的日本大阪大學的科學傢在實驗鼠的精液當中發現瞭一種蛋白質,如果將其滅活,精子就會暫時喪失讓卵子受精的能力。這項發現是人類在研發男用避孕藥方面邁出的決定性的一步,並有望在男女社會地位平等,以及通過男性避孕措施控制生育率等方面帶來新的發展。

男性避孕效果或優於女性避孕措施

  如果能夠從實驗室走進現實生活,這項發現將是科學界的一座裡程碑。目前避孕主要依靠女性服用避孕藥等幹預雌激素的方式,以及安放子宮內避孕裝置。然而,迄今為止研發男用避孕用品的嘗試一直沒有新進展。雖然科學界沒有研發出有效措施是原因之一,但實際上導致這一現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如果無法預測一種藥品一定能夠在社會上得到廣泛接受,制藥業是不會花大價錢搞研發的。婦科學傢羅伯托·萊爾特克孫迪一直持有這種觀點。很長時間以來他都對實驗室中的“大男子主義”頗為不滿。他表示:“從科學角度出發,到2016年還沒有研發出男用避孕藥等類似女用避孕措施的方法是根本講不通的。”萊爾特克孫迪一直支持有關男用避孕措施的研發項目。和過去一樣,他也對這項已經發表在美國《科學》周刊上的研究表示祝賀,並向日本研究小組投出瞭信任的一票。他表示:“此項研究把重點放在睪丸組織當中的鈣調磷酸酶上,而鈣調磷酸酶在男性生殖領域發揮著關鍵作用。如果將鈣調磷酸酶基因滅活,雄性實驗鼠依然能夠進行性行為,但卻無法讓雌性實驗鼠受孕。即便通過人工方式將精子植入實驗鼠的卵子,也無法受孕。”

  給實驗鼠投喂可使鈣調磷酸酶滅活的藥物大約4至5天之後,它們就會喪失生殖能力。不過好在隻要停止給藥,實驗鼠就能在一個星期之內恢復生殖能力。但伊川教授也承認,目前還需要找到一種更加完善的藥物,因為多項實驗表明,環孢素可能導致過多副作用。伊川在公報中稱:“我們希望研發一種隻針對精子中鈣調磷酸酶的靶向藥物。”

  基於這些最初的推斷,泌尿學傢納塔略·克魯斯認為,伊川的嘗試戰勝瞭某種一直給男用避孕藥制造障礙的頑固思想。他表示,新的男用避孕措施將不會影響到性行為,能被男性和女性同時接受。此外,它還不會破壞性欲和性功能,對後代的影響為零,避孕效果等同於甚至優於女性避孕措施。

  目前尚未滿足的條就是,不要產生長期或短期的副作用。萊爾特克孫迪指出,我們隻關註男性可能遭受的副作用,但成千上萬女性服用避孕藥的女性的感受似乎被忽略瞭,尤其是在服藥初期,女性會遭受頭暈、胸部脹痛、偏頭疼、體重變化、水腫、情緒波動、性欲減退和視力下降等副作用。而且這些其中的一部分,但制藥業並不希望這些副作用會在男性身上產生。

  無論如何,自從上世紀60年代第一種女用避孕藥投入市場以來,生產男用避孕用品的道路上就一直障礙重重。最大的障礙在於,如何遏制精液中大量精子的活力。精子每3天更新一次,每天能夠產生4400萬至兩億個精子。萊爾特克孫迪認為,或許存在一種意識形態上的偏見,這種偏見與大男子主義和生殖能力之間由來已久的關系有關。

  阿倫·哈姆林創建瞭一個名為“男性避孕倡議”的致力於為相關研究募集資金的組織並擔任執行理事。他指出,資金問題也是導致這一困境的一個因素。男用避孕措施也需要一位像支持研發女用避孕藥的凱瑟琳·麥考密克那樣的贊助者伸出慷慨援手。

男性還沒做好避孕吃藥的心理準備

  即便如此,來自世界各地的實驗室和大學的研究人員並未放棄努力。假如都像一些科學傢在取得初步研究成果之後就迫不及待地宣佈的那樣,或許男人們早就可以到藥房購買男用避孕藥瞭。2013年12月,澳大利亞莫納實什大學的一個科研小組宣佈發現瞭不影響高潮的情況下遏制實驗鼠射精的方法。研究人員將兩種蛋白質滅活,而這兩種蛋白質在射精過程中負責促進精液射出。將兩種蛋白質滅活後,肌肉就不會收到將精子推送到陰莖的信號。

  在連續30年的實驗失敗之後,這項新成果可以稱得上一座裡程碑。比起目前五花八門的方法,這種避孕措施的優勢在於,遏制啟動射精進程的神經機制,但不會影響性生活,也不會破壞高潮的快感。實驗鼠雖然沒有射精,但卻有高潮。

  安全有效並且可逆的口服男用避孕藥或將在10年之內上市。上述科研小組的主要負責人薩巴蒂諾·文圖拉沒有排除這種可能。未來男人們可以每天服用避孕藥,停藥後藥效立即消失。但是納塔略·克魯斯認為,高潮時沒有射精很可能讓很多男性在心理上無法接受。

  心理學傢埃斯特萬·卡尼亞馬雷斯指出,男性很可能還沒有為吃一種他們認為可能影響男子氣概的避孕藥做好心理準備。他說:“如果吃藥讓他們無法射精,男人們就會在性行為過程中感到不適。因為做完前列腺手術就會出現這種現象。有些男人可能最後接受瞭避孕藥,把射精的事兒拋在瞭腦後,但是在最初幾個月一定會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還有科學傢利用棉酚油研發避孕措施。棉酚是棉花色素腺當中的一種物質。上世紀60年代,科研人員通過對9000多名男性展開調查,證實瞭棉酚油對男性具有避孕作用,而且在99%的案例當中,男性在食用後持續75天無精子。然而其中很多人在停止食用棉酚油之後依然沒能恢復生殖能力,12.6%的男性出現瞭疲勞、消化系統失調和性欲減退的情況。

  在170種珍稀的藥用植物中發現的其他物質同樣具有避孕功效。但由於副作用嚴重,而且缺乏經費,相關研究都停滯在初期階段。研究人員的研究對象多種多樣,例如通過幹預精子的基因避孕等。但是在實驗當中很難實現在無精的同時,不會破壞性欲和勃起,也不會影響到膽固醇和血壓等新陳代謝特性。

  萊爾特克孫迪表示,在上世紀90年代世界衛生組織發表瞭一項在4個大洲展開的有關註射睪丸素避孕的研究報告。但是參與實驗的男性在註射睪丸素之後依然使伴侶懷孕的概率遠高於預期值。他們每周註射一次睪丸素,但有相當一部分人沒有產生恰當的反應,此外還出現瞭過多副作用。後來還有研究人員進行瞭更多嘗試,但是男性通過註射睪丸素避孕的可行性似乎較低。

  目前已經開辟瞭皮下埋植避孕法的新途徑。新方法結合瞭其他激素的作用,可以每日或每周註射,也可以貼藥膏或塗抹藥用啫喱。但是體重增加和新陳代謝紊亂等副作用依然避免不瞭。

  現有的一個研究方向是將雄性激素和孕酮相結合,但是依然前景渺茫。歐加農實驗室和先靈實驗室於2009年聯合研發一種副作用小的激素類男性避孕藥,但最終卻失敗瞭。萊爾特克孫迪認為,失敗的主要原因在於缺乏信任。後來又有兩傢企業共同研發一種能夠阻礙精子產生的皮下埋植避孕法。目前證實這種方法對實驗鼠有效,無害而且效果可逆。然而就在這種避孕法的研發過程即將進入最後階段的時候卻被中斷瞭。

  到瞭2012年倫敦國王學院宣佈即將研發出一種男用避孕藥。研究基礎在於一種化學產品能夠阻礙精子前進。早在2010年以色列巴爾伊蘭大學就曾研發出一種生化物質,能夠將精子中的蛋白質滅活,使其到達子宮時無法讓卵子受精。科學傢發現實驗鼠能夠保持正常的性欲,食欲旺盛並且精力充沛。因此他們認為這種物質在人類身上也應有效。當時研究人員預計5年內就能研發出男用避孕藥,但5年已經過去,避孕藥還是沒能面世。

  美國舊金山的科學傢研發出一種名叫“Vasalgel”的凝膠。隻要註射這種非激素的聚合物,就能阻礙精子抵達陰莖。研究人員在3隻雄性猴子身上使用瞭這種凝膠,並收到瞭較好的效果——在15隻曾與它們發生性關系的雌性猴子當中沒有一隻受孕。研發合作方表示到2017年這種凝膠將投入市場。相關的人體實驗或將於未來幾個月開啟。

男女應共同擔負避孕責任

  然而,上述任何一種避孕方法都無法避免性傳播疾病。因此專傢認為,這也是制藥業擔心男性不願擔負起避孕任務的原因之一。不過數據顯示,男性的態度越來越開放。萊爾特克孫迪援引數年前的一項調查稱,來自歐洲、美國、拉美和印尼的大多數男性都迫切希望能夠控制生育率並避免意外懷孕。

  南非凱澤傢庭基金會推動的一項研究顯示,2/3的男性願意嘗試新的避孕藥。再被問及是否會堅持服用避孕藥並定期檢查身體時,研究人員發現很多男性並不關心這些問題。實際上女性的態度也是一堵難以逾越的高墻。英國蒂賽德大學的一項研究顯示,大多數女性不願將控制生育的任務完全交給男性,因為她們無法信任另一半能夠按時適量服用避孕藥。

  卡尼亞馬雷斯認為,關鍵在於懷孕對男性並不構成潛在的威脅。另一方面,現代人尤其是年輕人的性行為越來越隨便,因此比起避孕藥,避孕套變得更加常用。在穩定的伴侶當中,性格比較強勢的女性如果無法監控另一半是否按時適量服用避孕藥,也不願意將避孕的工作完全交給男性。重要的並不是誰吃避孕藥,而是誰決定吃不吃和什麼時候吃藥。雖然男用避孕藥並不意味著一項徹底的變革,但好處在於,一對伴侶可以共同分擔避孕的任務。

  雖然安全有效的男用口服避孕藥尚未上市,但實際上男性的合作態度才是控制生育率的決定性因素。包括避孕套、輸精管結紮和體外射精等在內的大約1/3的避孕方法都要取決於男性。全世界大約有8000萬男性接受瞭輸精管結紮手術。隨著微創手術的不斷發展,這個數字還將繼續增加。

  避孕套會中斷性行為,而且如果使用不當,很可能會導致避孕失敗。至於輸精管結紮術,雖然目前的技術使結紮術復原變得更加容易,但這對男性而言也並不是最佳選擇。

  伊川教授的研究成果雖然還有待於臨床實驗的檢驗,但最終投入市場的希望還是很大的。鈣調磷酸酶的抑制劑目前已經作為免疫抑制劑,用於人類藥物當中。這種抑制劑有助於降低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的排異反應。面對整個科學界報以的樂觀態度,科研小組坦陳,這種藥物如果用於避孕,很可能毫無效果,而且產生副作用的危險非常高。

  大阪大學的科研小組認為,此項新發現的主要作用在於激發制藥企業開發男用避孕藥的興趣,進而在更加廣闊的領域內促進男女平等。萊爾特克孫迪表示,與共同享受性愛的快感一樣,男女也應當共同擔負起避孕的責任。目前的研究方向很多,如果能夠清除阻礙研究的障礙,為男性避孕創造教育條件和意識形態環境,那麼男用避孕藥面世或許指日可待。將副作用降至最低同時保障可恢復性是男用避孕藥投入市場之前必須攻克的兩個難題。

  (原標題:日本科學傢研發出男性避孕藥 可暫時控制精子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