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政府推進“印度制造”運動 解讀實力多少(圖) 

  • 时间:
  • 浏览:12
  • 来源:美性中文网亚洲色图_黄色做受一级片_澳门皇冠免费毛片

  印度莫迪政府上臺後大力推進“印度制造”運動,究竟有何戰果?2月中旬在孟買舉行的“印度制造周”就是展示和檢驗一年多來運動成果的舞臺。用莫迪政府的話說,這是印度政府組織的有史以來最大的跨部門展會。大則大矣,“印度制造”到底有多少分量?對外國投資者來說有多少吸引力?

  資料圖

【招商引資的“獅子”】

  2月13日至18日,“印度制造周”在印度金融和商業中心、印度最發達地區馬哈拉施特拉邦首府孟買舉行。這是繼莫迪政府上臺後第二次大手筆的招商引資動作。

  2014年9月26日,莫迪政府向世界宣佈“印度制造”系列新政策。新政致力於增強在印度投資興業的吸引力,給有意投資的國內外企業提供一站式服務,並改革勞動法律和稅收,簡化審批程序,吸引各界在印度投資設廠,擴大當地就業。

  本次“印度制造周”號稱有2500傢國際企業、8000傢本土企業以及來自近70個國傢的代表參加。莫迪在開幕式上煽情地說,“印度制造”已經成為印度最大的品牌,“如果你想讓本世紀成為你的世紀,那就讓印度制造成為你的中心”。

  莫迪以“開放”作為賣點:“大部分外國直接投資的行業都已經走上可以自動審批的路線,自從我擔任總理以來印度的外國直接投資已經增長瞭48%……我們爭取讓印度成為全球制造中心,希望把制造業占GDP的比例從目前的17%提高到25%。”5年來,制造業GDP的占比一直徘徊在17%左右。

  “印度制造”的logo是一隻用大小不同工業齒輪裝飾的精悍雄獅,據說齒輪寓意著和平發展,獅子則代表著印度所推崇的價值品質,即勇氣、堅韌和智慧。

  印度制造周期間,這隻獅子占據每個展臺的背景,讓穿行其間的人感到印度政府和企業傢的勃勃雄心,出席展會的印度官員、商人及學生談起未來語氣中也是充滿希望。

  莫迪政府的誠意是毋庸置疑的。印度財政、國防、商業、鐵路、電力、公路等部門部長兵分幾路出席瞭多場研討會,而“印度制造”的主要策劃者印度工業政策與促進部秘書阿米塔奇·坎特參加瞭幾乎所有分論壇。

  “印度制造”的一個重要目標就是創造更多就業機會。莫迪說,65%的印度人口在35歲以下,這是印度最大的優勢。此次“印度制造周”針對年輕人設計瞭多場活動,包括一場由青年創業才俊參與的“為世界創造印度”專題演講,在“印度制造中心”也開辟瞭一個印度理工學院學生科研成果的展臺。

  據美國的波士頓咨詢公司統計,2010年來,印度新增瞭400萬個制造業的工作崗位,照當前速度,到2022年,印度隻能新增800萬就業機會,大大低於莫迪政府設定的1億崗位的目標。

  要論展會最實質的受益者,應該是參展的地方邦。此次有8個邦的政府首席部長親自率團坐鎮,在制造周期間,幾乎每天都有兩三場由各邦政府組織的投資者峰會,感覺就像是印度地方邦在孟買拉開的一個吸引投資者的擂臺賽,最終東道主馬哈拉施特拉邦在這場投資擂臺賽中拔得頭籌,6天大會讓馬邦一共獲得協議外資8000億盧比(約合116.8億美元),而整個展會協議投資總額大約為2220億美元。

  當然,協議僅僅是協議,按照美國凱托學會等機構對以往案例的研究,真正落實的投資額有協議的20%左右就不錯。

【“擰下螺絲”不是“印度制造”】

  “印度制造”主要涉及25個行業,包括汽車、化工、制藥、紡織、信息技術、港口、航空、旅遊、鐵路、再生能源、采礦以及電子產業等。其中,最拿得出手的要算是國防軍工、汽車零部件、軟件和制藥業。莫迪政府從這些行業中精心挑選瞭代表性企業進入“印度制造中心”參展。

  在“印度制造周”會場的大門口以及會場內的展臺,大名鼎鼎的印度輕型直升機、阿卡什導彈、阿卡什武器系統等赫然亮相,供人參觀。

  “印度制造”的制藥技術一直名聲在外,印度各大制藥商也是制造周活動的主角,其中包括卡迪拉公司,這傢公司曾以推出全球首款Humira(修美樂)生物仿制藥Exemptia而聞名於世。卡迪拉公司研究與制造服務總管拉裡特先生告訴記者,卡迪拉出產的藥品在印度國內市場上占很大比例,不過,由於公司沒在印度上市,所以與其他大牌制藥商相比,卡迪拉公司在印度媒體上的曝光率非常低。

  對此,拉裡特說:“我們當然需要更多資金來支持公司的發展,但如果在股票市場上掛牌,我們就需要為應付公眾以及媒體甚至推銷產品而付出很多宣傳費,我們希望減少這筆費用,而是把它們更多的用於進行藥品的開發與研究方面。”

  在印度制造中心展臺裡,陳列著不少與人們生活密切相關的印度制造消費品品牌。與普通消費者息息相關的“印度制造”當屬日用品。到印度工作以後,記者一直奉行支持印度國貨原則,功能類似的同類產品中,總是優先選擇“印度制造”。記者用的微波爐就是印度品牌croma,這個微波爐的功能非常適合印度傢庭對於烹調的特殊需求,用起來很方便。不過有印度朋友告訴記者說,這其實算不上真正的“印度制造”,而是“貼牌”產品。用印度一些專傢的話說,所謂印度制造不過就是在印度的工廠裡“擰下螺絲”而已,這顯然不是莫迪政府推崇的那種印度制造。

【不可避免的比較】

  印度國內對於”印度制造周”的反應並非全都正面,一些人抱怨參加活動的外國政府及公司數量不如想象的多,即便是印度國內來參展的省份也隻有十幾個,而且多半來自現任執政黨印度人民黨當傢的邦,“印度制造周”期間舉行的一場大型文藝表演還遭遇舞臺著火的尷尬事件。

  這次“印度制造周”的時間正好與中國春節時間相撞,前來參展的中國大陸企業隻有三一集團和華為兩傢。印度媒體也註意到瞭這點,《印度時報》在“印度制造周”開幕式報道中特意提及此次展會中國人來的不多。盡管如此,中國在現場的存在感還是很強,記者在許多會場上都會聽到發言者三番五次地提及中國。實際上,無論從技術層面還是投資層面上,“印度制造”都與中國密不可分。比如,印度市場上暢銷的不少印度品牌手機,其主要零部件其實是由中國生產。

  “全世界現在都在看著印度。他們以前曾經盯著中國,但現在他們把目光聚焦於印度,”出席“印度制造周”的瑞典首相勒文在開幕式上說。

  勒文講這話時出瞭點口誤,他把“全世界都在看著印度”說成“全世界都在看著中國”。勒文固然在恭維東道主印度,但談及“印度制造”、總讓人免不瞭想到“中國制造”是事實。

  “中國制造”和“印度制造”看起來是競爭關系,但兩者合作共贏的空間也很大。2014年9月,與莫迪政府宣佈“印度制造”新政同步,北京的印度駐華使館就啟動瞭“印度制造進行時”系列活動,隨後還在上海、廣州、青島、重慶和沈陽等工商重鎮舉行,以吸引中國企業前往印度投資制造業。

  中國國傢主席習近平訪問印度時就曾提到,中國被稱為“世界工廠”,而印度被稱為“世界辦公室”,雙方應該加強合作,實現優勢互補。

  近3年來,中國已經成為印度最大的貿易夥伴,印度則是中國在南亞最大的貿易夥伴。習近平訪問印度期間,兩國簽署瞭《經貿合作五年發展規劃》,中方承諾將幫助印度改造升級老化的鐵路系統,投資建設兩個工業園,並爭取在未來5年內向印度工業和基礎設施發展項目投資200億美元。

  中國企業界人士表示,“中國研發、印度制造”將來也可能是一些優秀中國企業的選擇,而印度發展的一些短板同時意味著“市場潛力”。已在印度投資建廠的特變電工沈陽變壓器集團國際部副總經理周利亮就曾說:“就電力基礎設施建設而言,印度相當於中國的80年代,市場很大。”

【基礎設施是硬傷】

  到底印度需要的什麼樣的“印度制造”,這其實一直就是印度專傢爭論的話題。在“印度制造周”多場研討會上,印度高官和大企業高管就印度制造的前途侃侃而談,頗顯誠意。

  印度工業政策與促進部秘書坎特說,制造業過去基本是“黑色”,但現在它變得很時尚。比如特斯拉汽車公司,它現在就不再僅僅是一個制造公司,而是數字化的企業。他說,印度必須要改變對待制造業的態度,要通過引進數字化成為世界工廠,而無需擔心數字化會減少就業機會。

  印度國防部長帕裡卡爾說,他正在試圖讓那些“印度軍工企業賣瞭幾十年的老產品”煥發新生。“我們需要的是訓練有素、能夠吸收技術並且能夠把技術運用到國防工業這樣高技術領域的人才。”

  不可否認,基礎設施落後是印度發展制造業的短板。印度的企業傢們對此也直言不諱。塔塔集團首席執行官拉丹·塔塔表示,基礎設施一直沒有能夠與印度經濟增長的步伐相互匹配。

  印度手機制造商OnePlus公司總經理維卡斯·維卡斯說,政府推動“印度制造”確實帶來很大的正面效應,“現在政府需要跟進配套措施,包括優惠關稅和鼓勵出口的政策,把企業稅收制度合理化,廢除自相矛盾的土地收購法規等。”

  莫迪政府也知道推進“印度制造”是項系統工程,因此在開啟瞭“印度制造”運動之後,又啟動瞭“清潔印度”“數字印度”“技能印度”“新創印度”等多個輔助性的計劃,以打造友好的投資環境、培育富有創新精神的企業和大量能適應21世紀高技術發展的有技能的勞動力。

  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教授、制造業專傢拉維·阿倫在接受美國媒體采訪時則給“印度制造”潑瞭冷水。他說,印度仍缺乏有國際競爭力的技術能力和基礎設施,不妨把野心收斂一點,把中心放在培育增長潛力較大的印度國內市場為好。(唐璐)(新華社專特稿)